您当前位置:株洲女性网 >> 特色聚焦 >> 最美家庭 >> 一封家书 >> 浏览文章

给父母的一封家书(二)

发布时间:2018年11月13日 作者:佚名 来源:荷塘区妇联 浏览人数:

亲爱的爸爸:
   您好!爸爸这两个字,必须对您很陌生。我从小在外婆家长大。第一次叫的爸爸妈妈,是在姑姑姑丈面前。您和妈妈每次来看我,我就像是着了慌的老鼠,想尽一切办法钻进那个你们看不到我的黑洞,所以,我总是不敢应对你们。爸爸,您的眼神,您的脸,让我感觉世界真大,因为我以前从未认识过它们。到了这天,我渐渐地想靠得他们越来越近,因为我明白,那就是一张父亲的脸。
   来到这个真正的家好久了。记得当时我又哭又闹地要回去外婆家,您和妈妈有时也是允许我回去的。可我发现,这样做只会给你们带来困扰,我便学会适应家里的生活了,好一阵子,生活稳定下来了,我以为,我会告别眼泪,告别往日那个脆弱的我,终究,命运还是没有眷顾我。邻居的三言两语,就让我从高空中掉入万丈深渊,我开始厌恶这个世界,厌恶您和妈妈把我带回来……
   日子还很长,我在这个家中,一向被石头压的喘但是气来,吃饭时间,我一声不吭,只想快点结束它。爸爸,您明白么?别人总是问我。敢叫你爸了吗?而我总是涨红了脸说:“敢……敢啊。”之后,我的脸又沾满了泪水。姐姐成绩好,她也很大胆地在您面前撒娇,跳到您的背上去。我在想,为什么我不这样做呢?我也能够啊!那天给了我很大的勇气,我决定,以后尝试着做一个女儿该做的事。但是,当您和妈妈为姐紧张的时候,远远胜过关心我,你们总是爱帮我拿主意,把我当做一个很随便的女孩子,我所有的勇气都被寒风吹走了。那时的心,好冷……您有时看出了我的心思,会跑到我房间来安慰我。一次考试,我失败了,忍不住落泪,又和妈妈吵起来了,我关上房门。你费尽力气把锁打开,然后见我趴在桌子上哭,您摸着我的头。那是您第一次离我好近,我在您的声音里,听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柔。
  爸爸,有一天吃晚饭,妈妈让我叫你,我推开了您房间的门,看到您熟睡的样貌,我便在您脸上打量了几分钟,我看到白发在你两鬓渐渐多了,只是轻轻的叫:“爸,吃饭了。”之后,您醒了,我不在乎你是否听到了,我只明白,那是我第二次不由的叫出了爸。至于第一次,妈妈听到了,你却没听到……
   每到星期天,您或者妈妈送我去车站时,我从没跟您说过“再见”诸如此类的话。总是面无表情地上了公车。其实,有次我在您离开车站后,又想哭了,车子发动后,我的眼泪随着车子越哭越激烈。“只要给我1小时,一切都能够回到原点”,我是这样告诉自己的,所以,我很怕我会掉眼泪,个性是在您面前,从前的一切,我不理解,原谅我以前对您和妈妈说过的荒唐的话,也许,那个只是短暂时性的冲动,不会是真实的我。
   爸爸,我明白您对姐的期望较高。她一向都是家中的骄傲,爷爷也常唠叨,要像姐一样,考出好成绩。我不明白您怎样想的,但是,我能够坦诚地告诉您。我的成绩一向不太理想。请您不要对我抱有太大的期望,但我会尽力做到最好,尽管不是您理想的成绩,我也知足了。我期望您不要将学习定为终身的出路,我要的是快乐的学习,幸福的生活!爸爸,不要烦恼太多,那样很容易老!